北京pk107码在线计划 北京pk10赛车手机版 北京pk10投注平台漏洞刷钱 北京pk10计划最准 北京pk10如何稳杀一码 北京pk10赛车杀码定胆 北京pk10是真彩票吗 北京pk10开奖记录盛世手机在线 北京pk10杀3码计划推荐 北京pk10赛车助手 北京pk10彩计划软件 北京pk10人工计划qq群 北京pk10号码规律统计网站 北京pk10稳赚教学视频 北京pk10五星漏洞 北京pk10有没有假 北京pk10计划神器 北京pk10属于哪个彩票 北京pk10一码独胆技巧 北京pk10前三单式 程序可以控制北京pk10 北京pk10公式技巧大全 北京pk10追热号.稳 北京pk10稳赚技巧计划 北京pk10直播 北京pk10每天几点开盘 北京pk10买单双划 北京pk10加倍投注 北京pk10计划玩法规则 掌赢专家北京pk10破解版

李淼:科学家做“网红”四十岁才够格

  人物  简介  李淼,1962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天体物理专业,1984年在中国科技大学获理学硕士学位,1988年在该校获博士学位;1989年赴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波尔研究所学习,1990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0年起先后在美Santa Barbara加州大学、布朗大学任研究助理、研究助理教授,1996年在芝加哥大学费米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助理;1999年回国,任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2013年加盟中山大学,?#27835;?#20013;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著有《超弦史话》《越弱越暗越美丽》《<三体>中的物理学》《给孩子讲量子力学》《给孩子讲宇宙》等。

人物简介  

李淼,1962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天体物理专业,1984年在中国科技大学获理学硕士学位,1988年在该校获博士学位;1989年赴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波尔研究所学习,1990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0年起先后在美Santa Barbara加州大学、布朗大学任研究助理、研究助理教授,1996年在芝加哥大学费米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助理;1999年回国,任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2013年加盟中山大学,?#27835;?#20013;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著有《超弦史话》《越弱越暗越美丽》《<三体>中的物理学》《给孩子讲量子力学》《给孩子讲宇宙》等。

李淼,中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然而,这位大物理学家与人们印象中的科学大师好像不太一样——他身上还带着诗人、科普作家、时尚达人以及“网红”的标签。做着严肃的科学研究的同时,他还写《〈三体〉中的物理学》,为刘慈欣的科幻小说挑硬伤,?#19981;?#25277;空为小鲜肉TFBOYS解答类似“宇宙是否有边际、黑洞后面是什么”的问题。

“多一个公式,少一半读者。”李淼将枯燥高深的科学理论以生动有趣的故事?#38382;?#20256;达给读者,受到广泛欢迎与关注,新浪微博上更是坐拥数十万粉丝,可谓名副其实的网红。继畅销科普书《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之后,日前,李淼又推出了新作《给孩子讲宇宙》,用生动有趣的故事将读者带回一代代伟大天才的思考现场,如跟亚里士多德一起根据月食推测地球形状,和古埃及科学家一起用太阳光测量地球周长等。

?#28216;?#29702;学家、科学研究院院长,到微博红人、知乎达人、饭团团长,李淼一直在用各种新媒介和新?#25945;?#20256;达他想让大众了解的科普知识,尤其是给孩子讲科普,更是他如今工作的重心。李淼?#37038;?#35760;者采访时坦言,关于科学家“宅”“高冷”的传统固化形象,应当被打破,而科学家做“网红”这事不仅挺好,也值得提倡。

谈跨界科学家做“网红” 应当在40岁以后

苏周刊:科学家身上有很多标签,比如“宅”高冷”。您被称“为“科学界的网红”,您怎么看待这一称呼?

李淼:我觉得科学家做“网红”这件事情挺好的,也值得提倡。我觉得科学家里面“网红”太少了,使得科学家的形象在公众面前不那么立体,所以我觉得,这种“宅”、传统的形象,固有的、固化的形象,应当被打破。当然我也不认同,所有年纪的科学家?#21152;?#24403;去做“网红”,尤其是青年人。青年人还是应当把大部分时间拿来做学术研究,除非他想退出科研这个行当,直?#23588;?#20570;科普,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从科学家角度来讲,做“网红”这件事在40岁以后来做是最?#40092;?#30340;。太早?#22235;兀?#25105;觉得会影响科学研究,同时自己的积淀也不够。我自?#33322;?#20837;科普这个行当,差不多在40岁左右。但是那个时候,在网上花的时间并没有现在多,现在几乎把它当作一个新的事业来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科学家研究精力不如年轻人的时候,一个转型的好方向。

苏周刊:像您这么有名的科学家为什么愿意花时间做科普?

李淼:科普,是任何一位科学家必须做的,但很多人还没?#40092;?#21040;这一点。我只不过是?#40092;?#21040;这一点,做自己应当做的事。至于说做科普带来其他收益的话,那也是意想不到的,当然它会更加促进你来做这件事。

苏周刊:您有着多重身份:物理学家、科普作家、诗人、时尚达人、“网红”,您更?#19981;?#21738;个身份?未来您还可能在哪些领域进行跨界尝试?

李淼:应当说在不同的时间,我?#19981;?#19981;同的身份。在过去相对年轻的时候,我更?#19981;?#29289;理学家的身份。现在我觉得我更?#19981;?ldquo;网红”的身份,因为这个更能挣到钱,有可能让?#20063;?#21153;自由。当然,从生活的角度讲,我最?#19981;?#35799;人的身份。我不知道未来?#22815;?#22312;哪个领域做尝试,人生都是没有办法预言的,就像我现在的状态,我十年前是预见不到的。

苏周刊:在您看来,诗歌语言与物理科学对于世界的理解有何不同?

李淼:诗人看待世界和理工科的人看待世界确实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是,诗人会把一件事情复杂化,这样才有意思,相当于创造了一个新的宇宙。而做科学的人看待世界,应该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在后面寻找规律,当然他创造的不是一个平行宇宙,而是?#40092;?#36825;个宇宙本身。

苏周刊:怎么能平衡?#22270;?#39038;到各种不同的身份和领域?

李淼:不需要做平衡,比如写诗,你把它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就行了,你总要生活嘛。诗不?#20999;?#32473;别人看的,而?#20999;?#32473;自己看的。一个行当所谓的一万小时定律,大致就是你在一个行当花上一万小时,可能有的行当花的时间更长,有的时间短点,但你总是可以在那个领域做出比较好的成绩来。对我来讲,我?#19981;?#22312;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年龄段做不同的事情。

谈物理

孩子不需要搭建一个知识的大厦

苏周刊:这本《给孩子讲宇宙》,最初的创意来自哪里?

李淼:之前我写过一本《给孩子讲量子力学》,那本书的现场活动,许多小朋友问了很多关于黑洞、白洞、虫洞?#20219;?#39064;,于是有?#33487;?#26412;书。

苏周刊:是如?#20255;?#19978;物?#28156;模?#23545;您影响最大的一本科普读物是什么?

李淼:上世?#25512;?#21313;年代末,高考刚刚恢复,数理化很火,所以我就选择了物理,因为觉?#31859;?#24049;天?#21592;冉鲜?#21512;研究物理。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科普书,应该是伽莫夫的?#27934;?#19968;到无穷大》。

苏周刊:很多家长想知道,孩子怎么才能学好物理。

李淼:我觉得给孩子讲物理最主要的还是得引发他们的兴趣,所以故事是最主要的,其次才是知识点,应当把知识点包在故事里面。我觉得所有高手都是这么做的,当然我不是高手。我就是说各行各业的高手都是这么做的,比如马?#35780;?#32473;你讲一个企业管?#28156;?#35838;,他一定是给你讲故事。马?#39057;?#28436;讲,大家可能?#32487;?#36807;,你记住?#33487;?#20010;故事的话,就能记住在故事里他要讲的核心概念或者知识点是什么。

我儿?#26377;?#26102;候没有学过物理,但是对古生物特别?#34892;?#36259;,对所有的?#33267;?#30693;识特别?#34892;?#36259;,可以说他小时候一直到十几岁,他积累的?#33267;?#30693;识是一个准专家级别的。他的物理学知识几乎等于零,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后来大学学经济和数学。所以我觉得,孩子真的不需要搭建一个知识的大厦,主要还是?#30431;?#23545;这个世界充满兴趣,充满疑问。

苏周刊:以您的书为例,科普类图书,家长应该如?#25105;?#23548;孩子阅读?

李淼?#20309;业?#20070;尽量会做到让孩子自己可以阅读,否则它就是失败的。但是如果家长愿意跟孩子一起读,也是可以的。就像我儿?#26377;?#26102;候读关于?#33267;?#30340;知识,有时候我跟他一起看,有时候他自己看,如果他自己看进去了,就说明这本书是成功的。如果一本书一定要家长陪伴孩子,孩子才能读得懂的话,那这本书就是失败的。所以我觉得家长可以以任何?#38382;?#26469;跟孩子分享,?#37096;?#20197;直接跟他一起读,都可以。

谈科普

做少儿科普首先要让孩子听得懂

苏周刊:您觉得在中国做科普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李淼:科普在中国面临的最大困境,是科普创作者跟不上受众的需求。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科普?#34892;?#36259;,一些科普读物每年可以卖到几十万册,这在1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然而,科普的受众增加了,科普的提供者却?#23545;?#19981;够。在当当、亚马逊等图书购物网站的科普类畅销榜上,排在前?#35813;?#30340;永远是国外科普作者的作品,如《时间简史》《万物简史》等,鲜少见到优秀的国内科普作品。

苏周刊:国内现在的科普现?#24904;?#20309;?与国外相比,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提高?

李淼:现状应该?#24403;?#20960;年前要好很多,而且每年一个样儿。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要加入科普行列。特别是我注意到,通过果壳网这样的机构,他们会组织一些比较年轻的人加入这个?#28216;欏?#25105;觉得年纪大的人,如果以前科普做得少,要改变观念?#22836;?#24120;难,而年轻人相对来?#24403;?#36739;容?#20303;?#21478;外,我注意到一些本身专业不是做科学研究的人,比如汪洁(科普作家,作品有《外星人防御计划》等),加入到科普?#28216;?#37324;来,那就比以前好很多了。当然中国的科普跟西方一些有传统优?#39057;?#22269;家,像美国、英国,甚至德国、法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缩短的。

苏周刊:在中国,科学家肯花时间做科普的,还是比较少,而国外却相?#36234;?#22810;。原因有哪些?

李淼:中国做科普不如西方普遍,我觉得就是落入了一个“陷阱”,认为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个职业。西方人的看法则不一样,他们希望人可以做很多事,我觉得可能主要是因为这个。

苏周刊?#33322;?#39640;深的科学知识,转化为小孩子都能看得懂的表达方式,这个过程难吗?

李淼:做科普比做科研还难,我觉得是因为做任?#38382;?#24773;都有门槛。科?#26657;?#38500;非你做出像牛顿和爱因斯坦那样的成就,否则做一个普通科学家相对来讲,是有程序的,上完大学读研究生,读研究生?#32531;?#35835;博士,读博士后再做几年博士后。而科普是没有一个章程的。就像写作一样,中文系是不培养作家的,同样理工科也不培养科普作家,科普作家要靠自?#22909;?#32034;,这一点比较?#36873;?/p>

不过,做科普对想通的人就不?#36873;?#20160;么叫想通呢?就是你必须把自己的?#29616;?#25552;高一层。你要知道你的对象是谁,他们的特点是什么,他们如何来理解这个世界,要是能做到这一点?#29616;?#30340;话,那么任何人做科普都不?#36873;?/p>

现在?#28216;业?#35282;度来讲,只要我理解这个行当,我去普及它,就不觉?#30431;选?#23431;宙学是我本来的行当,所以我不觉?#30431;?#26377;任何的难点。比如这次写的讲宇宙,我整个结构跟其他的宇宙学科普不一样,就是一般人的结构通常是从宇宙大爆炸的第一秒开始讲起,?#32531;?#26681;据宇宙向前的演化发展一段一段讲下来,而我是倒过来的。因为这是给孩子讲科普,得?#30431;鲜?#31354;间是什么,所以我们?#25317;?#29699;讲起,从他身边的事情讲起。

小孩子?#19981;短?#25925;事,?#19981;?#25226;所有的东西变成故事来记住,不光是我们现在注意到这一点,很早以前,美国上世?#25512;?#20843;十年代有一个叫“芝麻街”的电视节目,他们之所以火爆,因为他们知道小孩是如?#35859;邮?#21035;人的?#21040;?#30340;,你不能只讲大道理,而是要?#30431;?#20204;听得懂。他们一旦听不懂,注意力就走了,所以把?#29616;?#25552;高到这个阶段的话,给他们做科?#31449;?#19968;点都不?#36873;?/p>

苏周刊:科普要?#28304;?#20247;对少儿,怎么把握通俗有趣又不影响知识严谨?

李淼:科普?#28304;?#20247;,特别是对少儿,会?#25442;?#24433;响严谨?当?#25442;帷?#20294;是你有必要让少儿严谨吗?一定要?#30431;?#20250;解方程吗?不必吧,他的兴趣才是更重要的。这是我跟别人的观点不一样的地方,我不必让一个小孩会解严格的物理学方程、微分方程,所以不需要那么严谨。不过,也要在不损害通俗有趣的前提下,尽量做到严谨。你只要?#35805;?#19968;?#24187;?#35828;成一只乌龟就行了,这个严谨是可以做得到的。但如果你一定要告诉小孩这?#24187;?#25152;有的遗传基因是什么,它的生理状态是什么,习性是什么,那就没有必要那么严谨,因为他们不需要用到那么多知识。

我想多讲两句,因为很多科学家?#28304;?#23384;在误区。因为很多科学家?#19981;?#20687;写论文一样来写科普,结果就不受欢迎。同样,可能很多人也有一个?#29616;?#35823;区,认为科普第一要做到严谨,这是一个错误的?#40092;丁?#23601;像我作为一个物理学家,我要了解一个公司的运作,我不见得要去上EMBA班,因为我不需要那么严谨,我只要了解个大概就行了。

谈未来

主要做科普也许会去写严肃小说

苏周刊:这些年来,您都通过哪些渠道开展科普活动?

李淼:十多年前我就开始了科普工作,这些年我什么方式都尝试过。给《小康》《南方周末》等期刊、报纸写专栏,在微博、微信、知乎等社交?#25945;?#19978;答?#23665;?#24785;,有线上科普课程,还在“喜马拉雅”上尝试“知识付费”模式,接下来会与“今日头条”合作。最近我把精力集中起来主要用于写书,原因很简单,做科普?#38750;?#30340;?#20999;?#30410;,写书?#20999;?#26524;最好的方式。

苏周刊?#33322;?#19979;来您在科普方面有何计划?

李淼:现在正在写这个系列的第三本《给孩子讲相对论》,以后这个系列?#22815;?#19968;直写下去,写到什么时候就看写累了或者是出版方觉得这个书卖不动了,就不写了,大致是这么个计划。

苏周刊:您从科研到科普,今后会转型写科幻小说吗?

李淼:我过去写过一些短篇科幻小说,有的还发表出来了,但是近期没有计划写科幻小说,毕竟科幻小说是一个极其小众的市场。我现在主要做科普,科研做得少一点,未来也许会更多?#37038;?#25991;学写作,去写严肃小说,因为语言是随着人的年纪越来越好的。

苏周刊:作为科学界的“网红”,红了之后有压力吗?

李淼:我觉得没有压力啊,还不够红。还希望更红一点,红到进入中国福布斯名人榜,那个时候也许会觉得压力大吧,现在一点压力都没有。

苏周刊:前一阵子在一个魔术类电视节目中看到您,以科学家的身份提出时空穿越的主题,您怎么看待科学与魔术的结合,或者科学与大众娱乐的结合?

李淼:魔术跟科学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交集的,但是有时候?#19981;?#26377;,比如魔术可以利用灯光效果,或者利用化学来做魔术。我不是有意要把科学和大众娱乐结合,当然大众娱乐是最大的市场,如果科学能进入,当然是最好的,所以是值得尝试的,我希望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进入到大众娱乐市场里。

0
[责任编辑:?#21709;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31859;?#36733;!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22235;?#30340;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北京pk10投注计划
美因茨对弗赖堡分析 国际米兰历任老板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 今日快3开奖结果 探灵笔记学校地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大小 刀塔自走棋手机版大约什么时候出 龙之谷手游黑龙 魂斗罗归来最新cdk 江苏快3计划精准 失落的国度客服 qq飞车官方下载